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农历己亥年(猪)七月廿三

繁體中文 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  管理入口 信息反馈  校长信箱

[社会话题]谁来拯救网瘾的孩子

2006-9-4 10:49:46 浏览次数 1844 

浏览人员(次数):访客(261)
[社会话题]谁来拯救网瘾的孩子


央视国际 www.cctv.com  2006年08月22日 17:33 来源:CCTV.com

新闻出版总署宣布,将在全国所有的网络游戏上安装一个系统,名叫“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”。政府部门的这个举动,针对的就是青少年网络游戏上瘾。

  不夸张地说,相当的青少年网瘾已经近乎毒瘾,“网瘾”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是一个社会问题,同时它也是网络游戏这个行业的管理问题。

  因网络游戏染上怪病

  首先来认识一个叫小盛的一位22岁的年轻人,几天前,当记者见到他的时候,可以看出来,他连上楼都很困难;由于颈部僵硬,吃药时也很难仰起头,可当小盛坐在电脑前玩起游戏,就马上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熟练操作键盘,神情异常亢奋,小盛的父母告诉我们,小盛是从五年前开始玩网络游戏的,正是网络游戏,让他们原本健康活泼的孩子,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。


小盛,一位22岁的年轻人,由于网络游戏成瘾,他说话缓慢而且断断续续,哆哆嗦嗦的走路,连上楼都很困难;由于颈部僵硬,吃药时也很难仰起头。

  小盛父亲:“网瘾如同毒瘾一样,俗话说就叫做精神上的海洛因。”

  小盛的父亲是一名警察,平时见过太多的海洛因上瘾者,这些人没有毒品就提不起精神,一旦吸毒就极度亢奋,小盛的父亲从来没有想到过,网络游戏居然让类似的症状出现在自己的儿子身上。

  看到小盛十岁、十四岁、十六岁的照片,健康蓬勃,目光坚定,身上寄托了父母所有期望,但就在这一年,小盛接触到了网络游戏,从此人生滑向了另外的轨迹。

  小盛:“大夫也说,就是因为你长时间地玩,就是夜里玩,白天睡觉,就是脑供氧不足,还有长时间坐,有时压迫神经,或者长时间不运动,造成你四肢有些肌肉萎缩,震颤这些毛病都会体现出来。”

  小盛现在说话缓慢而且断断续续,很难让人相信,他曾经拥有这样健康开朗的过去。

  小盛:“也许不玩游戏的话,也许身体挺棒,因为在中学时候,体育课好,因为我小时6、7岁还是5、6岁,是练杂技。”

  小盛从小身体就很好,杂技表演曾获过天津市第二名,但现在,上个楼都必须要扶着楼梯把手,这让疼爱他的母亲悲伤欲绝。

  小盛母亲:“从小到大,没上过什么医院,你问他,上过几回大医院,证明身体素质好,没上过医院,小打小闹,他爸就给治了,大病没有过,在看病上没有花什么钱,就这个网络游戏,这一下。”

  六年来,小盛经常通宵达旦地玩网络游戏,最长的一次玩了十天十夜,为此,小盛和父母经常发生冲突,家里玩不了,小盛就偷偷到外面的网吧去玩。

  小盛父亲:“把孩子从网吧里面揪出来,那老板不让走,老板说,你是干什么的。我说我是他父亲,法律要求18岁以内的不得进入网吧,你看我孩子多大?后来我气得要命,我就告诉他,如果我的孩子再在你的网吧里出现的话,我会把你的网吧烧毁、毁坏,我说你到底信不信。”

  尽管身为警察,但小盛的父亲最终还是管不住那些违反法律的网吧,而作为一名父亲,他也同样管不住深陷网瘾的儿子,最后,小盛的父母妥协了,他们同意小盛在家玩游戏,条件是不要再去网吧,因为网吧里无人照料,他们担心身体越来越差的小盛会出意外。

  小盛母亲:“哆哆嗦嗦骑着自行车,哆哆嗦嗦上外面玩去,下着大雪,车压死你,死了不就完了,气得我,哪个大人说孩子这些话?没办法,我就说国家也没好办法来救这些孩子们,你说,别看是我孩子这样,我能想到,好多孩子都和他一样,有深的,有浅的,我愿意找个好的办法,来救救这些孩子们。”

  听了小盛母亲刚才的话,可见可怜天下父母心啊。但母亲的泪水并不能把小盛从电脑前面拽回来,现在身体都成这样了,可他还是离不开打游戏,就在小盛沉迷游戏的时候,其实他已经不知不觉中得上了一种怪病,叫做共济失调,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神经官能症,几年来,小盛的父母也带着他跑遍了全国许多医院,但始终没能治好,最近,小盛的父母通过朋友联系到了北京宣武医院,他们打算带小盛再去看看。

  2006年7月19日晚七点,由于第二天要带小盛去北京,这一天傍晚,父母早早地准备好了晚饭,这时小盛已经玩了一下午的游戏了。

  小盛母亲:“小盛,吃饭。”

  小盛:“等会等会,一会儿一会儿。”

  小盛母亲:“别等会,凉了。”

  小盛:“等会儿等会儿。”

  小盛母亲:“等多少会儿?”

  小盛:“一会儿,一会儿,马上,马上。”

  母亲很无奈,每顿饭几乎都是这样,慢慢她也习惯了,离开小盛的房间,饭桌上就只有她和小盛的父亲在吃饭,但时间过去了十分钟,小盛还没有出来,饭菜都快凉了。

  小盛父亲:“再叫叫。”

  小盛母亲:“那孩子,你说,快走,怎么回事?都凉了,(叫你)吃顿饭难死了。”

  小盛父亲:“小盛,吃饭,快点。”

  小盛:“来了来了。”

  小盛母亲:“都凉了,叫你吃个饭跟咽药似的,你说,真的,吃饭跟咽药似的,那么难。快点,贫困地区的孩子们,吃饭美死了,快走快走,洗洗手吧,多脏啊,快点快点,一天到晚饭不重要,电脑重要。”

  小盛终于离开了游戏,父母赶忙过来扶他,本来身体就虚弱的小盛,经过一下午电脑前的激战,现在走路更是歪歪倒倒。

  坐在饭桌上,没吃几口饭,小盛就不停地转动自己的脖子,在电脑前坐得太长了,他现在才感觉到难受。

  父亲给小盛捏脖子时的眼神,让记者想起了四个字:爱恨交织。小盛的父母告诉记者,其实他们从小就对孩子要求很严格,但自从小盛染上网瘾后,这个原本很听话的孩子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,不仅不听话了,而且脾气暴躁,他甚至曾经因为执意要玩游戏,当着父母的面割腕自杀过,好好一个孩子变成这样,小盛父母的心里既难过、又无奈,爱恨交织。

  网络游戏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,陷入了漫无边际的痛苦,那个虚拟的世界里到底藏着什么魔力呢?

  游戏远远要比亲情多许多?

  看了小盛的故事,一开始也觉得这个22岁的年轻人有些不可理喻,至于吗,为了玩游戏,不仅把自己的身体糟蹋成那样,还连累父母都要操碎了心,可小盛自有一番理论,在他眼里,游戏比自己、比父母都更重要。

  小盛:“一种现实之中不能达到的一种目标,有一种虚拟的奋发向上的劲头。”

  记者:“缺点是什么?”

  小盛:“缺点就是,正由于它的优点,所以它的缺点就是坐在电脑前时间过长,坐的时间也是过长对身体、对身心都不利。”

  许多像小盛一样的青少年喜欢的一款网络游戏叫<魔兽世界>,从初级玩到最高级,需要每天三个小时,持续不断玩一年,如果你到了比较高的级别,你就可以在游戏里随意对于低级别的人进行杀戮和抢劫,这正是大量的玩家被深深吸引的原因,事实上,小盛对于网络游戏的缺点看得很清楚,只不过,他抵制不住其中的诱惑,即便是父母的爱,也不能让他脱离网瘾。

  小盛:“当然他们很爱我。”

  记者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  小盛:“他们每个行动都是为我好,虽然说有时过激了一些,但是我觉得他们出发点都是为我好。”

  记者:“你爱他们吗?”

  小盛:“爱,当然,只不过就是当时出于那个环境下,头脑实在是不清醒,处于一种混乱状态吧。”

  记者:“你后悔吗?”

  小盛:“不后悔,因为当时玩游戏的情绪要比,远远要比这种亲情要多许多。”

  小盛的这番话,与他母亲的哭,和他父亲的无奈相比,更使人震惊。小盛知道父母爱他,他也爱父母,可这种亲情却比不上游戏的诱惑力大,身不由己,相信小盛和他的父母一样,心里也很痛苦,但是面对这种痛苦,他们又都无能为力。


小盛称,他知道父母爱他,他也爱父母,但游戏的诱惑力很大,身不由己,玩游戏时的情绪远远要比亲情多许多,心里也很痛苦,但面对这种痛苦,他和父母却都无能为力。

  2006年7月19日深夜,就是小盛去北京的前一夜,吃完晚饭,他继续回到房间玩游戏,并且又玩到了深夜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小盛和母亲赶到火车站,乘车前往北京,在上车的过程中,小盛始终搭着母亲的肩膀,而母亲则拿着所有的行李。

  火车开动了,母亲也利用这段小盛无法玩网络游戏的时间,给小盛做上了思想工作。

  小盛母亲:“从思想意识上要认识到,谁帮你也没用,最主要是自己从思想上意识到游戏的危害,才有最好的结果,别毁自个儿了。”

  记者:“看见你同学都走上工作岗位了,你自己着急吗??

  小盛:“怎么说呢,着急是不管用的,只能想以后自己该去怎么办,以前是有种破罐子破摔,感觉你们都好了我就这样吧,所以就用电脑去消磨时间。”

  火车越开越远,母亲和小盛都陷入了沉默,过了一会儿,小盛睡着了,头枕在母亲的肩膀上,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,这次到北京看病能让儿子恢复到从前健康的日子吗?小盛的母亲不知不觉地哭了。

  小盛的母亲又落泪了,这是采访中母亲的第三次落泪,不敢想象过去这五年,这位母亲是怎么度过的,她心里非常希望儿子不要再玩游戏,多运动,多锻炼,也许能慢慢康复;但另一方面,她又不敢强迫小盛远离游戏,怕他情绪烦躁,反而加重了病情,出什么意外,谁能帮她救救孩子呢?

  网瘾如同赌瘾一样很难根除

  像小盛这样的情况,已经不能简单的说是玩物丧志了,网络成瘾和吸毒成瘾一样,都是在心理上形成了一种强烈的依赖感,让孩子从虚拟的世界里走出来,这比身体上的病患更难根除。

  小盛:“我总是梦想,如果上天能够把我返回到以前的身体状态,我会给世人一个惊喜。”

  2006年7月20日上午,到北京站了,小盛在母亲的搀扶下离开车站,前往宣武医院。母子俩找到了神经内科宋海庆大夫的诊室。

  宋海庆大夫:“首先要从思想上认识到,这个特别重要。”

  小盛:“这我想过这个问题,以前我也想过,以前说戒除网瘾什么的,以前也想过就是别玩了。”

  宋海庆大夫:“网瘾咱不说了,就说能不能不玩了。”

  小盛:“可以。”

  宋海庆大夫:“能不能不上网了?”

  小盛:“可以。”

  宋海庆大夫:“做点别的,怎么讲呢,在社会认同上更有意义的一些事情,比如看看书,或者说找份工作做一做,找些事情来做一做,承担一点责任,因为你打游戏这种东西,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的,输啊、赢啊,完全虚拟的。”

  小盛的母亲一直点头赞同宋大夫,心里也一直在惦记着小盛的病情。

  宋海庆大夫:“交个女朋友都比这个好,去跟人打交道多好啊,那种经历,实实在在的那种,生活的这种波澜吧,或者情感的这种,这招我们使过。”

  小盛母亲:“行,找个对象吧,俩人做个伴,交个朋友多好,玩,一块儿,到外头看看,爬爬山,游游泳。”

  宋海庆大夫:“天津又靠着海,海边一站,心胸一开阔,一个做伴的小朋友在一块儿玩,多好呀。”

  小盛:“啥呀,我不找,这辈子,我不想。”

  宋海庆大夫:“这也不能怨他,他可能长期地在这种虚拟的太空的东西里头,反而实实在在的这种能力,接触人的能力差了,我不能说你将来一定完全能好,从我们医生角度建议,首先你的生活习惯一定要改变,不能再通宵达旦地上网,网络游戏肯定不能再玩了,多增加一些有意义的活动,增加一些锻炼,吃饭呀、生活起居规律一些,这样身体能强壮一些,能负担更多的有意义的事情,我想这是最核心、最主要的,其他一些比如说走路摇晃,共济失调的一些症状,可以用药再来控制。”

  从医院出来,在火车站旁的快餐店里吃午饭聊天时,小盛的语气里增添了些许信心。

  小盛:“我看见未来的希望了。”


小盛和母亲从医院出来,在火车站旁的快餐店里吃午饭聊天时,小盛的语气里增添了些许信心,说:“我看见未来的希望了”。

  记者:“还玩游戏吗?”

  小盛:“如果说,当然,一下不玩那不太现实,当然也有想玩过,但是我觉得这次经历吧,让我感受到就是大家都这么关心我,我不能辜负大家。”

  小盛在做出承诺时,小盛的母亲脸上并没有一丝笑容,因为这样的承诺母亲已经听过很多次了,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是小盛第一次面对电视镜头做出承诺,这,也是小盛的母亲同意我们拍摄的原因,她希望小盛能够通过电视屏幕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,并最终能够幡然悔悟。

  2006年7月20日下午,小盛和母亲坐上了回家的火车。

  小盛和母亲满怀希望坐上了回家的列车,小盛能戒除网瘾吗?我们期待着这一天。事实上,上网成瘾已经成了青少年中的一种流行病,在每一个沉迷网络游戏的青少年身后,都有一个被痛苦折磨的家庭。

  “用我的生命换回我孩子回来我都愿意,一家一家的网吧,找啊,找啊。”

  “你应该回家,三天两夜没睡觉。”

  毫无疑问,网络游戏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,但是由于我们的管理还存在许多漏洞,这使得网络游戏带来的负面影响越来越严重。

  当游戏带来的不是快乐而是痛苦的时候,游戏的规则就应该改改了。

  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呢?明天我们将深入采访游戏玩家和游戏开发商,我们必须直面这个社会问题。

  主编:张凯华

  记者:黄蔚

  摄像:景延

责编:付澄妮

伦中微信号
粤ICP备05087308号 广东顺德伦教中学信息中心,版权归伦教中学所有。设计:UNET 学习交流
伦中OA-WAP版